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,一个在舞台上指手划脚的笨拙的可怜人,登场片刻,便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;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,充满着喧哗和骚动,却找不到一点意义